遇见边正

慵懒地,将自己安放在一张深木色的高椅上,

那是2012年的秋日,视线被抛入了一杯茶汤的旋舞姿态之中,光与温度,刚好。

当视觉拾起触觉的同时,不免散落一些义项:洗涤、朴素、舍得、自慢,

它们排列了我饮茶的收获,与我听茶的所得。

边正,一个初闻便令人印象深刻的名字,听他说茶,如翻读散文一篇,在平实中铺开真意,舒缓自在。

25年前,他在台湾创办了养心堂,从茶叶零售逐步转向茶具开发;11年前,他开始尝试多媒材茶器的设计,诉求以不同器形、不同材质,配不同的茶味、茶人,

如此一来,饮茶文化也随之迈入了定制服务的新方向。

带着多年来的沉淀与积累,自慢堂作为承先启后的茶器品牌,在北京的长路上第一次松土。

玻璃茶器,是“自慢堂”在茶器媒材拣择上的第一个挑战,为求能颠覆世人以为玻璃“易碎、不耐脏”的刻板印象,边正在研发初期,为寻觅具备高技术含量的玻璃造场不断奔走,从原材购买、加工、形制乃至品管,皆十分苛求,终于如愿打造出具高密度、高硬度且耐瞬间高温差的玻璃茶器,质地轻薄细腻易清洗。

也许很多人会问,传统玻璃材质的缺点既然显而易见,为何还要倾注心力反复尝试并开发审美与实用两全的玻璃茶器?在这样的质疑面前,边正的坚持似乎仅仅是一厢情愿。实则不然

他的成功使得这种怀疑不解自除。

是的,正因为选择了高硼硅玻璃媒材,才能体现出自慢堂在产品研发方面的突破与高度,

也正因为玻璃茶器的有浊可见,才能向茶客传达出“爱器如爱人、养器如养人”的茶道哲思。

边正一手打造的“自慢堂”,是一个有浓郁人文风味的企业,也是一个具有开创性与颠覆性的茶业品牌。

嫩绿在案,写意茶具

自慢堂的展柜上,陶杯色深而古朴,瓷杯色白而恬静,玻璃原色而自在,红釉杯中小儿嬉,

书画入杯,文人入室,别有一番风味。

产品的陈设配以漆画着色的木制茶座与袖珍植栽,嫩绿在案,一幅写意茶器群像。

视觉与触觉的审美体验,是自慢堂茶器让人流连忘返之处,

然而茶客那第一眼的喜欢,却并非是边正的追求,他致力于设计使人为之忠诚而值得收藏的好茶器,

而诀窍便在于他始终坚持的功能美学。

自家真情,勿效东施

也许正是边正那份执着的开发精神,使得了初来乍到的自慢堂如此稳重与成熟,并自成一格。

由于秉持手工精制,因此在自慢堂,茶人将不再只是被动地挑选茶具套组,而是能够搭配乃至定制属于自己的茶器。

从产品设计到行销理念,边正充满十足的勇气与魄力,

他相信服务性产品在茶器行销市场的未来走向中是具有前瞻性的,而市场对茶器的质量需求会日益提高。

自慢堂的企业经营目标便是能立足前沿,刺激同业的良性竞争,共同创造高品质的茶器产业线。

近年来读佛教思想的书,学会了自省、内观,

哪怕只是理解了一个很小的部分,人生也会有所不同边正说道。

于是,他将自己对于生命的体会和对生活的感悟,注入了自创品牌的精神里。

在不断的内省中寻求改良与解决之道,缔造超越自我的无限可能,

他不安于复制他人的成功法则,而更愿意突破固有的思维模式,竭力发挥创意,

并最终将一己对饮茶的那份热爱,与人共享。

这份纯粹与洒脱,一如自慢堂一隅的白墙上,那幅吴冠中所题的字——“自家真情,勿效东施